天蝎隔离的天秤

尊儒(初恋CP),牛鹿(写过文),盾冬(只看没打算写)

不敢祈求什么,都不敢说自己爱。等待了光明正大的同框呀。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。感谢上苍,还好遇见你们。
2018-12-1

勿忘初心(2018-11-21纪事)

勿忘初心

 

不管你多厉害,当你爱上一个人,总会受伤的。

 

以为自己足够love and peace ,果然还是太年轻。原来我最不见得的不是真相是假,不是身旁非我,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,害怕他有哪怕一丁点的不开心。

大清早的热搜空降,一片哗然。

哦,正常啦,不是一直在传的吗?另一个说不定真的隐婚生子了。

内心毫无波动。(假的)

高清的资信摊在眼前。

图片那么清晰已经很过分了,还放动图,还放视频?

心脏发麻,原来我是女友粉啊。

一点都不想看到这些,不能看他秀恩爱啊,看他的视频都要遮住接吻镜头,跳过吻戏的人。

那么的鸵鸟心态,以为看不到就不存在了。当年连毕业典礼都没有参加,讨厌盛大的告别仪式。

你萌的CP又BE了。

萌的是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,不存在BE的说法。只要他们还在这个世上,就还有HE的希望。不是每一段恋情都可以走向完美结局的。结婚都还有可能离婚呢。

你不能指望他们真的按照你的脑补公开啊。看到说堵柜门,简直无语至极。你当他是什么人啊?如果他在你眼里这么不堪,为什么还要萌他?

堵柜门的说法,见过那么多CP,只在5年前全民狂欢的HD见过,回馈的孽力有多恐怖,心有余悸。

不上升蒸煮,圈地自萌。

Zhnh不愧是C位出道的,一向以沙雕著称。

一片丧气的气氛都被带偏了。

安安心心的睡啦。

人际交往恐惧者,语死早,感情淡漠的人,没有加任何群,也没有加任何好友,默默无闻做个散粉。

很好,一个晚上的酝酿,居然又炸了。

一觉醒来,仿佛被浸入冷水再提拎起来,浑身瑟瑟发抖。广东昨晚降了温,真的好冷啊。

冷到反胃,冷到想吐。

他凌晨3点还没有睡,喝了酒,空降30多个群。

他不开心。

傻子,你是我们的哥哥呀,怎么会不支持你。只有你没有违法犯罪,没有什么是错的。

昨天一天都憋着,以为自己足够平静了,早上还是为了他哭了。

叫别人别秃头,自己却凌晨都不睡,这么大年纪还熬夜通宵,不怕第二天起来头晕吗?

还要参加活动,把自己送到媒体面前。

心脏要坚强一点,爬起来上班,不能心乱,不能心塞。当年失恋也不过是嚎啕大哭了5分钟就爬了起来。没有什么可以打倒我。

年底了快要检查了,工作一堆堆,没有时间伤心难过的。

找医生开了药,还在煲里煮着呢。

很好,ZYL发了微博。熠熠生光。

心乱。决定了6点下班之前都不要碰手机,什么都不看。一天天的,让不让人活啊。

前不久飞轮海牵扯了Calvin上了热搜,还能报着吃瓜的心态。现在有一点点崩了。

只有一点点。

我只希望BY能好好的,不要不开心。

留下来的人不要说堵柜门,好好摆着心态。

当年ZR,z的绯闻传了不知多少轮,这边还在见面会说复婚呢。没多久就爆了决定勇敢。

现在合伙开店,手牵手给店面剪彩,算是修成正果了。

就算ZB是逢场作戏又如何,戏的假的,情是真的啊。留的泪是真的,笑容是真的,相互扶持也是真的。

我们没有CP什么的,你们看到什么样就什么样的。ZYL说的。

我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期待某年某月某日ZB的同框。

今年是不期待的,好不容易才暴力解绑,怎么可能又绑一起?

 

The end


十七岁的少年(旧文 小牢骚)

十七岁的少年

 

一年半载之后,为什么再见到你,没了当初的欢喜雀跃。

在约定碰面的书店,我以手做梳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,L和S在一旁兴奋地叽叽喳喳吓跑了旁边一位正在看书的女生。“你先看会儿书吧,他很快就来了。”S说。我和你隔了半个城市,我想见你,需要通过S的帮忙。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快点出现,又怎么能够静下心来看书?

我一回头就看见L和S把你堵在门口,有严审逼供的架势。我走过去。一年没见,你依然是当初的清瘦模样,招牌式的浅笑挂在脸上,你没看我也没说话,只有L和S在说着什么。看见我,S说:“我可以把丫头交给你了,好好尽地主之谊哦。”重新见到你,我应该很开心很兴奋才对,为何会感觉这般不对劲。我看了一眼你,把S拉到一边…… 

原来,原来真的这样了,你已经有女朋友了,你明明说过……“我从未想过会这样的。”心好像缺了一个口……我真的宁愿从未知道这样一个事实,只是刚刚L和S的话已透露了信息,敏感如我又怎么忽视。你走近我们,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,我这是怎么了?我也不知道。L把你推远了,气氛变得有些尴尬。我哭丧着脸,犹豫不决,L和S静静看着我在等待我的回答,你站在远处张望,小心翼翼的模样。我看着S,说不出一句话,头脑已乱得不像属于我自己……“我忽然很想回去了。”不像再见到你……S一脸懊悔:“我干嘛要提她啊,丫头,你别这样。”刚才那位女生就站在我们旁边(被S和L叽叽喳喳吓跑的那位),虽然没留意她的长相,也看得出是位优秀的女生,还比我高。

真的要回去吗?我转身寻找你的身影,你正背对着我和两三个男生说话,他们的目光就这么注视着我,除了好奇还有一些说不出的东西。我别过脸:“好想哭。”我对S说,开始语无伦次,别人一定以为我疯了吧,真的很奇怪了。

Egg你说我还有什么勇气站在你身边,我害怕被你女朋友看见我和你走在一起,没有哪个女生可以忍受这些的,我害怕被别人说,我害怕被别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说这个女生很糟糕之类的话。

我好像把事情搞砸了。

我还是跟你走,S对你挥拳头,郑重其事地把我“托付”给你,每次我来找你,L和S都会这么做,只是这一次,不一样了。我整理好自己莫名其妙的情绪,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我向你求证。你承认了,为什么不否认,为什么L和S问你,你却死活不肯点头?我在吃着你三年前就答应请我的云吞,努力装着很开心的样子。

“为什么会突然想到来找我?”你问。

“你是不是介意了?”我抬头看你。为什么?如果我说我很想你,每天晚上都在想你,你信吗?

“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?为什么……”Egg,你骗我……

“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。”

我不知死地冒了一句:“连你妈姓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任性,爱耍小脾气,你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,“我是上高三才认识她的。”

你不肯让我进你学校,只能往公园那边走。公园的林荫小道,有很多情侣在散步,别人也会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吧,不过我们并不是,以前不是,现在不是,以后也不会是了。

立夏过后的阳光真的很灼人,在热浪逼人的街,你很绅士地帮我举着伞,因为我说风很大,我撑不稳。站在你制造的凉爽下,我真的感觉很开心的。

“初中的聚会你会去吗?”我仰头问你。

“去啊,我会带她一起去。”

“那你要送她回家吗?”我很随意地问。

“用不着你操心。”我只是随意问一下,你的语气为什么变得那么令人不愉快。我转移话题,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但心里还是酸酸地在冒小泡泡,原来有些事真的不是你想不在意就可以的了。Egg,是不是非得这样不可。

我拉着你向陌生的街道走去,夏日炎炎,热浪逼人,我那么倔强地走下去,折磨着我自己也折磨着你。陌生的街道,人流稀疏,车流滚滚,你有些抱怨。

“怎么,你介意了,那你回去吧,我自己走。”我欲伸手拿伞。

“还是我陪你吧,万一你出什么事了,我会被人煎皮拆骨的。”你依然笑容清浅,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,试图缓和一下气氛。聪明如你,又怎么会感觉不到我的不寻常,只是你不愿意面对。我抬头看你,温和清瘦的少年,陪我度过整个初中的少年,每次我都那么欢天喜地要来看望的少年,一年多不曾见,终是慢慢长大,终是变得让我陌生了。

Egg,我真的不愿去相信,你知道吗,从知道那个事实开始,我已失去了对你大吼大叫的勇气,连每说一句话都要小心斟酌,我不想这样。一想到你对我笑也会对另一个人笑,想到别的女生对你大呼小叫,想到你对另一个人温柔无比,我就无法忍受。虽然我明白你的温柔不会属于我。


初心。当年知道吴尊决定勇敢时,不知道哭得多惨。一直相信他们是相爱的,但是又知道吴尊是很有担当很负责任的男人。好了,现在过去那么多年,俩人又出来虐狗啦,好想打si他们俩。原来你们还是相爱,又想哭了。

翘班去看了《红海行动》。之前被剧透主要人物会死,但没想到冲击力那么大。看到庄羽手指没有了,特别心疼。很痛,无法形容。

回家最后一天收到了快递。好喜欢哦。还有心心念念的海报,P tae真的好帅好帅。谢谢光站。

一周年啦,2月4号。坐等第二季。一家人最紧要整整齐齐

逐月之月 广州场 小牢骚 抱歉占tag 了

逐月之月 广州场

抱歉占 tag 了

还是说出来吧,原谅我的任性

 

不想说太多,不想想太多,怕自己失落。

唯一遗憾就是没有能亲自把红包递给他们吧,对“元气”拍手时,出现在蜜糖手上的红利是封是我给的。M6一人一个,每个封面都是精心准备的,用了最传统的利是封,神哥和胖胖的是“福”,少爷和三龙的是“大吉大利”,蜜糖的是“一帆风顺”,P tae的我自己也忘记了。胖胖说我们是他们的家人,我想在春节的时候给予他们家人的祝福。我家没有规定一定要结婚才能派红包,出来赚钱之后就会发红包。

压岁钱,每年除夕都放在在枕头下,保佑下一年顺顺利利。 

没能亲自给他们,然后还被保安提着扔了出去,幸好最后关头蜜糖接住了我扔过去的红包。

主办方真的是,无法评价。

红包都没有写名字,不知道能不能一一他们手上。

2018年,希望早些看到第二季的消息,不忘初心,不要丧,继续爱他们。

2018年GBKCTT巡回见面会深圳场

2018年深圳FM

 

流水账,纪录下第一次追星的经历。

 

先是买票,我是第一批买的票,到票最终定下来,期间的忐忑不安就不一一细诉了。票没有到手上之前,不停安慰自己,没关系,有就去,没有就不去了,全靠缘分,不要强求。在元旦之前已经加班了半个月,天天下班到10点,差点要疯了,想到离见到他们的日子越来越近,心里就充满了期待。别人元旦都去跨年了,那天晚上加班到了2点,所以2018年来了也没什么感觉。2号之后终于不用加班了,想着好好准备礼物。其实礼物除了少爷的,其他5只的已经陆陆续续买好了,我真的不知道他喜欢什么。

送给P tae的是围巾,巧克力,还有枸杞。Tee的是围巾,棉花糖,枸杞。God 和bas的是青蛙挂件,还有糖果。Copter的是钢铁侠的模型,还有一包红枣。少爷是就一包红枣和葡萄干。一直没有时间去逛街,所有东西都是淘宝的。可是买零食的时候,天猫超市居然缺货了,真是要什么缺什么。硬生生挤了时间去超市。所有东西都备好了。就剩下写信了。然后发现自己的英文全部还给老师了。很艰难于1月6号凌晨才把信写好。

然后第二天睡过头了,赶紧改签了票。起床之后喉咙一直很痛,其实降温的时候就有感冒的预兆了,找医生开了中药喝了以后好一些。听说最近流感很厉害,真的超担心自己会中招。幸好吃了早餐之后好了很多。

前一天晚上没有收拾行李,等弄好所有东西出门的时候,看下时间就知道自己会错过高铁。一路上都在刷新想重新买票。地铁里信号实在不给力。最后在自助机那里买到票了。赶紧安检找检票口,紧赶慢赶的终于上了车。等到深圳的时候已经11点了,得知tae站和tee站的应援物早已经派发完了,心里还是很失落的。

深圳下很大的雨,作为路痴,在找公交站的时候走了很多冤枉路。在车上晕车了,整个人神志不清的。太久没有出远门了,感觉自己出门一次真的是多灾多难。

1点才到达风华大剧院,聚集了好多人哦,虽然雨很大,气温有点低,心情一下子变好了。原来真真实实看到那么多喜欢他们的人,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。那种马上要见到他们的感觉才真实起来。

1点15分开始进场,晕车加困早早就找到自己的座位休息了一会。

听到主持人小哥的声音的时候就立马清醒了。然后God就出现了,好像重新看到了P Pha, Bas的声音真的很软。真的很开心可以认识到他们。我是在播出到第三集才开始知道他们的,然后一下子就被吸引了。多久没有追电视剧了,每个周末都有了期待。那时候整个人戾气超重,心情糟糕到极点。很感谢他们让我慢慢平静下来。少女心重新活了。和周围人的关系也慢慢缓和下来。

其实我是个性格很糟糕的人,不开心就会不理睬人,常常很毁气氛。很害怕跟别人接触,又担心麻烦都别人,害怕惹别人不开心,干脆就一开始就不接触好了。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追星,国内的明星很喜欢的是吴亦凡,即使他来到我工作的城市也没有想过去看他,然后发现喜欢一个人是件很辛苦的事呢。很喜欢很喜欢P tae, 可是我也不敢去见他。我不知道能跟他说什么。可是还是很想见他啊。后来就对自己说,去吧,远远看一眼就好了,看一下真人。自己喜欢的,为什么要害怕呢。

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抽上台。其实我有些怕少爷,平时也很少看他的视频。第二个害怕的是god。可能是因为个子太矮,所以才害怕长得高的人吧。少爷要和我击掌的时候,我反应慢了半拍,才把手举起,可是少爷已经把手放下来了。做游戏的时候,我提醒了神哥,到自己的时候却忘光光了。好吧,我之前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见面会,就是害怕见到他们的时候会头脑空白。结果还是发生了。整个人都懵了。要怪就怪神哥太帅了。少爷, 我对不起他。动作都是乱做一气的,他还能猜出来,真的是太厉害了。

一直不敢看少爷,最后下台跟他拜拜的时候才看了他,还有P tae ,唯一跟P Tae  说的一句话是拜拜。

下去的时候手都是抖的,相机都拿不稳了。特别后悔没有把手机拿上去。很妒忌能跟P tae拥抱,说话的人,妒忌到变形。我也想跟P tae 说话。可是泰语学了2年还是只会说你好。

拍手的时候还跟前面的人说,等会儿你走慢点哦,好让我有时间很他们互动。结果紧张过头,把礼物扔给他们就跑了。真的想打si 不争气的自己。让P Tae 自拍了一张照片,果然是直男拍照角度。递手机的时候被保安拉了一下,然后忘记跟P tae拍手了,也没有跟他说上话。到Tee的时候就只记得递礼物,还好没有忘记给他戴红色手绳。今年是胡光平的本命年啊,希望他一切顺顺利利的,平平安安。Tee好像被我吓了一跳,都不敢看他的脸,手绳好像有点小,很艰难才给他戴进去。戴完才发现,P tae的红手绳还没送出去,他已经和后面的人在互动了,最后把手绳放在他桌上了,P Tae就看了一眼,希望他最后有拿起来啦。God 可能刚好在调整表情,整个冷着脸,吓得我把礼物扔到他台面就移到了Bas面前。递完礼物后,Bas乖乖举着手,很甜的说新年快乐。我赶紧和他击掌,说新年快乐。我完全没有看copter的脸,就只记得递礼物了。到少爷的时候,让他拍了照片,照片还怕糊了。然后就忘了让他盖章。专门带了日记本去的。章没有盖全还是有些遗憾的。只和Bas有拍手,其他人都没有。还安慰自己说,反正我不喜欢和别人接触的,手心都是汗,就去碰他们,他们也会困扰的。自我安慰的借口好烂啊。下台后就在舞台下面,想找个空隙拍下P Tae,结果一群保安站在前面把镜头挡得严严实实的。工作人员有劝他们不要站在前面,可是他们很坚持。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收拾东西去坐车了。

离开的时候,雨下很大,还坐错了车。路上塞车了,又要改签票。又开始晕车。好像做一场梦一样。

等回到广州的时候,雨下得更大。回到宿舍的时候,果然又开始胃痛。每一次出远门都会这样。所以是很不喜欢出远门的。可是为了逐月六个,为了P tae值了。

当决定去看他们时,同事,朋友都支持我,没有说我花痴,浪费钱什么,虽然他们不认识逐月六只。在路上遇到的人都很友好,在现场的大家都很温暖。虽然萍水相逢,但是相处都很舒服。

广州场还是想去看他们,深圳场只记得拍P Tae,很多细节都没有留意到,下次见面会就不拍照,专心看他们。

最后,有人能告诉我,少爷喜欢什么吗?


天下有情人 三(forth X Beam)

三、

“Beam!” 挎着购物篮的Forth隔着人群和专心挑选用品的Beam打招呼。

还在犹豫选哪个的Beam放下手中的沐浴露看过去,Forth正在货架的一头高兴的招手,并试图努力挤过路口被打横暂放着的购物车。

“Hi。”Beam朝他挤出一个假笑,迅速从货架随便拿了一瓶沐浴露放进购物车,不慌不忙推着车从货架另一头离开拐进下一排。

自上次一别,半个月没见过forth,Beam以为和他算是回归点头之交了,看Forth刚刚要挤过来的急切架势,一股不祥之感涌上Beam的心头,几乎没有犹豫就脚底生风开溜。

他们所在的超市很大,商品繁多,货架交错纵横,互相交通,晚上八九点依然是客流高峰,来来往往的人群拖住了Forth的脚步。

Beam推着购物车小心避开人流,七拐八拐穿过几排货架通道,继续挑选自己需要的东西,他并不愿意因为Forth打乱自己的购物计划。

好不容易挤过来的Forth只捕捉到Beam医生的衣角,待走出那条通道,入目来各种各样的面孔,哪还见Beam医生的身影。Forth人高马大凭借身高的优势在前前后后几条通道搜索未果,免不了磕磕碰碰,在心里感慨,Beam果然是身手敏捷,来来往往如此多人也能走那么快。

所谓踏破铁鞋无处寻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Forth优哉游哉逛了一圈,居然又遇见了Beam。

男装区一向人烟稀少,整个服装区只有Beam低头浏览商品包装的挺拔身影,被白炽灯的光芒映衬着自带仙气,闯入Forth的视野。在周围一片色彩缤纷的衣服的簇拥里,现在仙子落到凡间沾染了烟火气。

像微风拂过山林,树叶轻颤;像落叶低旋飘入山湖,涟漪尚未成形便消散;像猫咪踩过窗台,悄无声息。Forth的心被什么轻轻碰了一下,千万分之一秒。他掩下稍纵即逝的异样感觉,面带微笑向Beam走去。

Beam抬头扫了一眼面前的人,丝毫不意外Forth的现身,似乎是一直在等待他的到来。

伸手不打笑脸人,Beam回了forth一个微笑,他长相出色,笑起来极其好看。Forth心情愉悦,很自然把手上的篮子放在购物车头接过推车的扶手。

“Forth最近要帮助大一新生完成入学训练,好久没见Beam了,Beam最近还好吗?”

“还好。”Beam还在纠结手上两种颜色的盒装内裤,回答有些漫不经心。

“黑色比较适合Beam。”

“其实我也比较喜欢黑色。”Beam把盒子放进车里,见Forth把控着推车所有权的样子,双手揣兜继续逛,他并不是很在意谁推车这种问题。

Beam出来大采购,满满当当装了两大袋,Forth帮他把东西提到了停车场。

“谢了啦。”Beam接过forth手中的购物袋,把东西放进车里。

“举手之劳。”Forth微笑站在车旁,没有离开的意思。Beam疑惑的看着他,Forth是骑机车过来的,Beam并没打算要载他一程。

“Beam,我们交换line吧?”Forth掏出手机,单手撑着车门,笑眯眯道。

“咦?”Beam讶异了几秒,他们居然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。每次一起喝酒都是通过其他人促成的,他们确实是没有必要直接联系。而且他们不熟啊,Beam向来遵循顺其自然,既然他们认识了那么久,甚至滚到同一张床都没有办法进一步了解,就没有必要再花费那么多力气去熟悉彼此。

让某个人走进自己的世界这件事,很累的。

Beam微笑看着Forth,脸上写着拒绝。Forth在他对面,虽然面带笑容,表情诚恳,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情,甚至带了压迫。Beam被盯得下意识要后退,他还是保持着浅笑,压抑住自己要退缩的本能,睁着眼睛无辜回望Forth。

Forth轻叹了声,收敛了咄咄逼人的气场,“其实Forth可以通过Pha拿到Beam的Line。这样就显得太没诚意了。”

“我很少用Line。”Beam打断了Forth的唉声叹气。

“Beam的手机借Forth一会。”

Beam担心Forth真的会去找Pha,他难以想象如果那两个死党知道他和Forth的事会怎样。不就是交换通讯方式嘛,又不会怎么样。

Forth如愿以偿加到了Beam的Line,他捧起Beam的脸,吧唧一口亲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“虽然最近训练很累,Forth还是随时等待着Beam的邀请。”

    Beam懵在原地,看着Forth笑得像偷腥成功的猫跟他再见。

------tbc--------